第二百一十三章 何时知晓事

书名:贵女楹门 作者:今朝如晤 更新时间:2020-08-01 23:52:37 源网站:九九九文学
  鹿行子。

  眉佳心知自己逃不过一劫,故而将鹿行子放入了半颗花*蕊珍珠中又重新修复好钗簪。

  “这是怎么回事!”天子怒喝,掌风“呯”的扫在桌案,震吓的元妃浑身一颤险些双脚一软瘫身在地。

  女人的否认都成为了此刻的谎言和狡辩。

  “皇兄,您应该问一问,为何这么重要的证物,一件很可能让这个女人暴*露自己的证物她却偏要随身携带,”凤明邪往后微微退却一步,衣袂轻飘就仿佛只是在看一场好戏,“女人会如此钟情,只有一个原因。”

  呼之欲出——这只花簪,是另一个男人赠予她的。

  “心、上、人。”凤明邪这三个字咬字清晰,不急不缓、不轻不重,好像一片羽毛悠悠然从空中零落在心头却一下子击打起了滔天海浪。

  心上人,元妃娘娘有一位心上人。

  天子的脸色沉郁如几欲狂躁的猛兽,元妃从未见过九五之尊这般隐*晦的神色,她想要直起身,不,她应该跪下,“哐当”,裙袍带倒了椅子,如同砸在心头掀起的涟漪。

  “谁赠予的?”凤明邪了然,这是九五之尊想问却不敢问出口的话,元妃借机将花簪转手赐给眉佳倒是做了好大一个局,让所有人都相信了殷茂便是眉佳的小情人。

  “不……”元妃精致漂亮的指尖扯住了九五之尊的龙袍,眼泪花了妆容,哭诉道,“不是、不是的,即便臣妾与眉佳相识,臣妾纵容了她在宫内的一切违禁事宜,可、可臣妾从未与旁人有私情!从未!”元妃娘娘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小王爷您岂可随口污蔑,本宫在缀霞宫的一切行事用度皆有记录在册,如何——如何与人苟且!”

  这是实话,后宫嫔妃的侍*寝、月事,吃穿住行,见了什么人,诊了什么医全都记录在案,若是有什么男人堂而皇之的在缀霞宫久留,难道——难道所有人都瞎了眼吗!

  天子的神色微晃,确有几分动摇。

  凤明邪挑眉:“你膝下有两子一女,三年前的端妃祭陵你去了趟钺陵小住两日,这是元妃娘娘入宫后唯一一回去皇家陵墓,”元妃在六宫是个别样的存在,方入宫就颇得隆宠连小心眼都不屑一顾,别的妃子忙不迭的去祭拜希望多得天子一眼好感,她呢,轻易获得所有的青睐,“此事还令太后念念不忘,只是本王记得,有另一人,也正于越岭祭拜。

  他漫不经心。

  “住口!”几乎在一瞬,元妃和天子异口同声大喝道。

  一个震怒,一个惊恐,显然,他们都想起了那是谁。

  凤明邪如今这一把刺扎在了大晏朝后宫最忌讳的违禁事儿上,妃子偷*情、混淆龙种,对天子来说可不光是耻辱两个字可以掩饰的。

  九五之尊着着龙袍身形魁梧,他站在了那娇小美艳的宠妃跟前,烛火的光被阻挡了七八,甚至看不清天子现在的表情神色里究竟几分震怒几分诧异,男人的手掌已经狠狠捏住了元妃的下颌:“凤阳王所言,是真是假。”

  他低沉的声音里满是愤怒。

  小王爷意有所指,元妃受尽了宠爱短短几年就为天子诞下三个孩子,其中那小女儿更是继明玥公主之后最得帝王喜欢,亲自赐名惜,珍宝爱惜,可偏偏,就是这个小公主在明朝暗讽之下变成了偷*情者的野种,天子不能容忍如此荒唐离谱的事发生在皇家、发生在帝王的內苑。

  元妃的下颌联通脖颈被捏得直生疼,她脸色煞白不知是惊是恐,仿佛这夜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演变成了一场不着痕迹的讯问,小狐狸整个眼眶泛红可眼泪却硬生生的被天子的质问逼在眼底不敢淌下来。

  九五之尊似从她的态度上察觉了不堪:“朕待你不薄,自十六进缀霞宫,你得到的皆是其他嫔妃不曾有过的殊荣,权势、宠爱,朕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元妃的确是天子的心上娇,她从刚入宫像一只天真无忧的小黄鹂到雍容华贵六宫之主的蜕变,男人都看在眼底里。

  “朕要听实话。”男人深深吸了口气。

  元妃的眼泪再也忍受不住的从眼角滑落:“臣妾……臣妾没有……”她喃喃着像在渴求着最后的信任和恩宠。

  九五之尊的晦暗神色随着珠光晃动:“你可以不认,朕也可以查。”天子拂袖冷眼看那女人摔趴在地上泣不成声,他心胸的愠怒挤压*在双眸如童话汹涌翻覆着暗火,没有勃然大怒暴躁的口吻却叫人更加的毛骨悚然。

  一个男人冷镇异常的看待这般羞耻事的时候,那说明,他有了决定。

  “延华宫的贤妃,昭芸阁的婕妤,”天子的指尖掐紧了掌心,横袖一扫,哐当,案上的茶盏碎裂在地,“朕喜欢你、纵容你如此肆无忌惮的横行,皆是朕的过错!”那些女人是怎么死的,一个个的“意外”当真以为九龙御座上的男人是个傻瓜吗!

  元妃是娇媚的玉面狐狸,九五之尊承认自己曾被她迷的魂不守舍,可如今,全成了恃宠而骄的孽障,一笔一笔,皆是死罪。

  元妃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她气喘如急忙不迭跪着身爬上前去抓紧了九五之尊的龙袍:“陛下!就算臣妾有千错万错,惜儿是您的孩子,臣妾没有骗过您,她、她绝对不是……”她的话顿住了——

  “绝对不是什么,”天子冷眼,“绝对不是那个人的野种。”所以——在钺陵的时候,的确有这么一个人与你发生了界外的私情——

  是不是。

  是不是。

  “滚出去!”天子怒喝,深宫娇宠捏紧了绣花裙袍,发髻珠玉落在脸庞不再觉得华贵而是肌肤生疼,她连滚带爬的消失在雨声之中。

  房内沉闷的如同即将窒息的空气,烛光呼哧着静候湮灭。

  九五之尊靠着长椅头疼抚额,良久良久的沉默。

  “你何时知晓的?”元妃与旁人有私情,天子还未曾发觉,凤明邪却好似胜券在握,所谓的“猜忌臆想”不过是为了留下最后一点颜面,九五之尊声音里的疲惫是从未有过的陈乏。

  元妃曾是男人打心眼里想要宠爱的女人,青涩入宫,千里之外无亲无故,她不同于别的女人附带着权势和显赫家世,天子甚至怕委屈了她才给予更多的照顾和眷恋。

  “眉佳案后。”小王爷的指尖绕着发梢,眉佳的案子疑点重重,只是都察院早已无心查访,大理寺又不敢越权,如果眉佳背后真的是元妃,那除了凤明邪还有胆子一探究竟外,朝中其他人便无权过问,不然脑袋怕已上了东市口刑场,“眉佳不过是个大宫女,如果只是因为她窥到了元妃的私情怕就被杀人灭口,而元妃纵着她在宫中来去自如甚至给她庇护私售禁药,定有别样目的。”

  若说为钱财,元妃得到的赏赐是旁人一辈子难得的;若说权势,后宫不得干政,眉佳能带来什么地位,所以,只有一个原因,鸿雁传书,眉佳与殷茂不过是人前人后的表象罢了。

  她和那个小情*人虽平日鲜少见面可不见得没有往来。

  “打算瞒着朕多久。”天子的指尖狠狠扣在桌案,可见言语眼底的愤怒,如果自己的女人当真与他人有私情,这对于皇家来说是多大的羞辱,可凤明邪的表态中从未有任何要拆穿的痕迹,到更像是冷眼旁观看着这他这九五之尊被蒙在鼓里。

  凤明邪懒洋洋倚着长椅,皇家兄弟面对面的机会着实不多。

  “那得看,皇兄想要装傻多久。”他挑眉,每一句话都似有着别样深意。

  天子眯起眼思忖片刻:“你希望朕如何处理?”他的话很是奇怪,仿佛在征求着凤明邪的意见。

  小王爷一摊手拂袖起身:“您的女人,您的家事,臣弟不过是一介旁观,顺其自然便是最好。”他朝着九五之尊行礼躬身退出了房门,风雨扑面而来,屋檐廊角依旧布满水帘,好像这个夜什么也没有改变。

  凤明邪伸出手,啪嗒啪嗒,掌心打进雨滴,他雀羽长袍一扬未朝自己的厢房而去。

  大雨喧哗了所有人的心。

  知府衙门的大人们不敢多叨扰,陆以蘅出了事,凤明邪和天子都在馆内,谁撞上去自然谁是冤大头,老老实实的都退避三尺。

  元妃房内的啜泣声未停,小丫鬟们不知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敢相劝,渐渐的哭声停止了,好像这场颓然的无力阻止的雨水,元妃哭红的眼睛只让她看起来更加柔媚吸引人。

  女人从昏暗光线的铜镜中看到了自己的脸庞,初入宫时比现在更加娇稚,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懂得放肆的分寸却偏偏得了天子的隆恩盛宠,渐渐的,一步步越往上走越是停不了手,帝王的纵容成了她手中最好的底牌。

  她捡起地上碎了的半面镜,唇角嫣红如血,她的指腹触碰咬破的唇*瓣,眉眼低垂三分时眼角余光里皆透露着艳丽锋锐。

  女人是深宫的玉面小狐狸,谁见了都该魂不守舍。

  踏、踏、踏,脚步声落在耳畔,有人“嘎吱”推门而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贵女楹门,贵女楹门最新章节,贵女楹门 九九九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三七中文网跟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17 三七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345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