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战后

书名:从前有位剑仙 作者:白鸽歌 更新时间:2020-08-01 23:47:17 源网站:九九九文学
  李赤炎神色正然,收回手掌,周(shēn)的赤色退去,“我曾说过,若有下次,我必定要全力取其(xìng)命!”

  “如今他去而复返,那么便是下次,我要履行我的誓言!”

  说话间,那束缚沈飞雪的手掌退散,沈飞雪落回坑中。

  李赤炎的话,震惊满堂,说完也没做停留,踏出一步,居高临下,看着落到大坑边缘的沈飞雪。

  “我要与你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就如之前铁将军与你那般一样公平!”他说。

  所有人都明白,李赤炎这话是说给铁无(qíng)听的。

  铁无(qíng)当然也知晓,如果今(rì)再为难下去,哪怕是暗中再让其他人下手,恐怕也不行。

  第一次示意浪三千的人动手,李赤炎沉默不语,这都算李赤炎给足了他面子。

  若是再暗示下去,不久之后,可能便会传出他铁无(qíng)言而无信一类的风言风语。

  当然,铁无(qíng)为外甥报仇,这些他可以不理,但他作为白安南的副将,就不能有这样的(qíng)况出现。

  想清楚这些,铁无(qíng)(shēn)形往后退了退,没再挡在星天枢面前。

  铁无(qíng)这微妙的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星天枢的眼睛。

  但此时他并不知李赤炎打的什么算盘,到底是要杀沈飞雪,还是要留沈飞雪,他也不好帮腔,只能在一旁静观其变。

  其实,到现在,李赤炎都还未想清楚,到底要如何对待沈飞雪。

  他提出这场公平决斗,就是为了将这艰难的决策时间,往后推。

  以他对沈飞雪的了解,沈飞雪必然会答应。

  果然,沈飞雪站在坑底,神(qíng)淡然。

  “怎么个公平之法?”虽在回答李赤炎的问题,但却是紧紧盯着浪三千。

  “今(rì)你有伤在(shēn),我同样不趁你之危,等你休息妥当,你我即分高下,也决生死!”李赤炎平静地说道。

  他想了很久,只有此法,才能让星寒宗以及浪三千的人,暂时退去。

  同时,他也很庆幸,庆幸卫剑心就是他一直要找的沈飞雪,给了他足够的理由,对沈飞雪如此发出战书。

  这看似是一分战书,实则也是沈飞雪保命符。

  在李赤炎与沈飞雪决斗之前,没人敢再对沈飞雪有半点动作,否则,那便是跟天机阁过意不去。

  “李兄……”星天枢张了张嘴,想说的话便被李赤炎打断。

  李赤炎看向沈飞雪,“你需要多长时间?”

  “五天!”沈飞雪淡然说道。

  李赤炎稍稍一怔,随即点头,“我早已说过,之前那一掌便当我还了你对婉儿的恩(qíng),所以这次我不会手下留(qíng),你最好考虑清楚。”

  所有人都听得出来,李赤炎就是想用决斗之名,来正大光明延长沈飞雪安生活着的时间。

  “就五天!”

  沈飞雪说完,便往坑那头走去。

  “站住!”浪三千突然出声。

  沈飞雪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

  浪三千继续说道:“若是你侥幸在李千户手中活了下来,我也要与你决斗!”

  “哦。”沈飞雪平静地回应了一句,便继续往风七娘三人走去。

  遥望着沈飞雪的背影,众人心思各异。

  此刻,他们对沈飞雪竟有那么一丝敬佩。

  李赤炎提出决斗,还可以说是为了让沈飞雪活下来。

  可浪三千提出的决斗,那便是真正要取其(xìng)命的啊!

  那不死不休,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就这样,沈飞雪都敢平淡地应下来,其胆识与心境,的确超越了许多人。

  “敏儿,我们走吧。”李赤炎朝(shēn)边的张敏说道。

  “您先回。”张敏恭敬地说道。

  在这段时间里,她虽然什么都没想起来,但在李赤炎的说辞下,她大概对自己的(shēn)份有些许了解,“我爹就拜托你了。”

  “那你小心点!”李赤炎点点头。

  说罢,视线流转,在浪三千(shēn)上稍稍一停留后,继续移动,落到铁无(qíng)(shēn)上。

  与铁无(qíng)打了声招呼后,带着昏迷的张乾金,临空而起,飘然离去。

  李赤炎的战书,为今(rì)云州城南部,数个势力参与其中的大动作,画上了一个句号。

  围观之人三三两两相继离去,他们的口中,还谈论着今(rì)之事。

  沈飞雪,自然是他们口中的主角。

  在重重包围之下,甚至洞天境的林啸武,都被其斩杀,想到这些,人们对五天之后的决斗,也有了一丝丝的期待。

  虽说李赤炎为蜕凡境强者,若是全力出手,沈飞雪必然没有任何胜算,但他会不会对沈飞雪手下留(qíng)呢?

  “他不会!”浪三千神(qíng)肃然,朝(shēn)边的长老说道:“若是沈飞雪没有答应我之前,那还有可能,可沈飞雪不知天高地厚答应了我,那李赤炎就必定会杀了沈飞雪。”

  铁无(qíng)悠然说道:“对,以李赤炎的为人,以其让沈飞雪死在别人手里,还不如死在他自己手里!”

  看到铁无(qíng),浪三千神色黯然,颇为自责:“今(rì)之事……”

  铁无(qíng)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淡然一笑,“我都等了这么久,你觉得我还会在意这五天吗?”

  不待浪三千开口,他继续说道:“何况今(rì)你们云剑宗的损失最严重。”

  说话之时,他有意无意地瞟向那(shēn)首分离的林啸武。

  浪三千表(qíng)变得更加难看,强忍着将话题带走,“那我们需要派人盯着沈飞雪吗?”

  “你觉得以沈飞雪那(xìng)格,他会逃吗?”铁无(qíng)反问,不待浪三千将那人尽皆知的答案说出来,他(shēn)形陡然升起,踏空而去。

  “走。”浪三千黑着脸,离开。

  一时之间,这些人先后离去,最后只剩星天枢为首的星寒宗弟子在此。

  “宗主,要不我们……”周泽宇看着坑中的沈飞雪,表(qíng)有些凶狠。

  “星瑶光为首的星气派还在虎视眈眈,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招惹李赤炎。”星天枢冷声说道。

  “难道李赤炎会为了一个沈飞雪,会与你撕破脸皮,你曾经可是为李婉儿布下天元九星阵为其续命?”

  “之前李婉儿只能待在阵中,与死了没有区别,如今是沈飞雪,让她可以走出来,恢复常人一样的生活,这份(qíng)李赤炎是不会忘却的。”

  眼看周泽宇还要说什么,星天枢挥手将其打断,继续说道:“避免星瑶光那帮人从中作梗,现在只能先将另一个凶手送去潇家,再如实向潇家说明(qíng)况,至于潇家的态度,那就只能交给天意了!”

  星天枢几人的话语,一一落在坑中的秦峰耳中。

  此时的秦峰,双目通红,迸发出仇恨的目光。

  他将林啸武的尸首拦腰抱起,没有去看那边的沈飞雪,也没有去看星天枢几人。

  目不斜视,纵(shēn)跃上了大坑。

  “师父,弟子唯一能做的,恐怕就只能是为你守孝送终。”他轻声呢喃。

  之前林啸武折磨风七娘的(qíng)形,颠覆了其在秦峰心中的形象。

  他从未想过,他的师父,竟为了不被铁无(qíng)为难,而不择手段,折磨一个女人。

  在那一刻,他便已经下定了决心,从此以后,不再跟云剑宗有任何关系。临走前,算是报答一些林啸武的养育之恩。

  最重要的是,在这次行动之中,云剑宗上下,所表现出来的,跟他想象的差距太大。

  他认为,云剑宗出动,是为了救那被星寒宗带走的吕若光。

  可事实呢?

  云剑宗根本没有想过生擒沈飞雪,让其为吕若光开脱。而是选择对沈飞雪下杀手,这些是为了让对手星寒宗不好过,同时也是为了沈飞雪手中的天极宝物。

  他也知道,这些都是为了云剑宗的利益着想,但他很难说服自己,再继续呆在云剑宗内。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自己去救大师兄!”

  秦峰的神(qíng)越来越坚定,若是真让星天枢将吕若光送到潇家,那么一切都晚了。

  唯一的机会,就只有趁星寒宗去潇家的路上。

  随着秦峰的离开,整个大坑之中,就只剩下沈飞雪几人。

  “谢谢!”风七娘朝沈飞雪说道。她虽狼狈,但伤势并不重。

  而月如玉,则是直接嚷嚷起来,“之前你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们受伤!”

  沈飞雪笑笑,不管是风七娘,还是月如玉,他都没有回应,反而问道:“万田呢?”

  现在他最担心的事,便是万田在纳戒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走了。”一旁的方三水老实巴交地答道。

  “走之前有说什么吗?”沈飞雪又问。

  方三水摇头,万田跟林啸武小声说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沈飞雪的眉头皱了皱,不管怎么样,只要是万田知晓这个面具的存在,那就是一种威胁。

  “谢谢。”又是一道声音在沈飞雪耳畔响起。

  扭头,正是那张敏。

  不待沈飞雪表示,张敏又问了起来,“小叽呢?”

  “你都想起来了?”沈飞雪反问,转移话头。

  那荒芜黄沙之中,到底有什么秘密?那女人是谁?小叽又为何会进入到自己的本命剑之中?“它们”又是谁?

  这些问题他尚未得知,自然不可能给人随便讲述。

  张敏摇了摇头,神(qíng)黯然。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她问道。

  “先回去再说吧!”沈飞雪知道她指的是与李赤炎决斗之事,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从前有位剑仙,从前有位剑仙最新章节,从前有位剑仙 九九九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三七中文网跟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17 三七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345678号